徐永光:公益市场有效供给十八招(三)

   

   之十三、行业自律,自清门庭
    行业自律是实现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机制。我国公益界对行业自律的探索从1990年基金会承德会议就开始了,25年来一脉相承,从未停息。基金会中心网、中国基金会420救灾行动自律联盟和USDO自律吧,是目前在全国落地的行业自律成果。上述机构的服务和自律行动,对于推动公益行业的透明度和行为规范,做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。
    2003年颁布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》第十三条规定:“行业组织或者中介机构能够自律管理的”,“可以不设行政许可”;2006年全国人大通过的《十一五规划纲要》提出“要完善民间组织的自律机制”。但公益行业自律机制的建立依然步履维艰。
    行业自律诚如基金会420自律联盟主席何道峰所言,是“自觉、自律、自残(割去身上不好的东西)、自救”。公益组织自愿组成自律联盟,建立行规,配合政府监管,形成自清门庭、追求卓越的自我约束、自我纠错机制,对于行业的健康发展,对于提振社会对公益慈善界的信心,有百利无一害。

 

    之十四、市场细分,提升效能
    通过市场细分,提高专业化程度,是提升公益市场效能的必然途径。
    美国早有职业筹款人制度,且设有职业筹款人协会。他们的业务包括设计筹款方案;筛选潜在捐赠人;开展公益项目传播;设计和组织筹款活动;与实际捐赠人洽谈;维护客户关系;研究和分析筹款工作情况;搜集和维护捐赠客户数据库;开展公益组织品牌管理等等(褚蓥)。上述工作对专业技能的要求很高,聘请专业人士比公益组织自己做更省钱、更有效率。美国大学筹款成本一般需要12%,而委托一家专门服务于大学基金会的专业筹款公司,大约只需付出8%的成本。法国还有一家专业筹款的上市公司。
    术有专攻,中国公益市场的成长,需要大量包括法律、财务、金融、投资、筹款、公关、传播、咨询、评估、培训、公益孵化器以及品牌和IT技术服务等方面的支持性机构、专业服务机构。中国民间公益的确还处在初级阶段,应把公益支持性机构放在优先发展的位置。据悉,“劝募师”已列入我国职业序列,这对于公益行业的专业化和市场分工,是很正面的消息。

 

    之十五、人力投资,一本万利
    人才短缺是制约公益行业发展的最大瓶颈,对人才的投资是回报率最高的投资,已经成为行业共识。近年来,人才培养项目有井喷之势。
    比较重要的有:中民慈善中心与安利基金会、老牛基金会和香港赛马会合作的“公益慈善人才培养计划”、“老牛学院-慈善千人计划”、“公益慈善创新型人才”;友成基金会的“小鹰计划”;南都基金会的“银杏伙伴成长计划”;SEE基金会的“创绿家计划”、“绿色领导力”培训;桃源居基金会的“公益星火”计划;基金会中心网的“秘书长必修课”;千禾基金会的“青年公益人才培养计划”;成美慈善基金会的“青年创想计划”;民政部培训中心与中国留学人才基金会的“社会福利优秀人才培养项目”;中国青基会的“希望工程激励行动”;四川青基会的“天府伙伴计划”;黄奕聪慈善基金会的“APP青年公益实习”项目;恭明社会组织发展中心的黄埔公益领导力协力营及麦田基金会的“同行计划”等。
    学历教育部分有:上海宋庆龄基金会、基金会中心网和北师大珠海分校合作的慈善本科班;人民大学与美国圣母大学合作的双硕士学位“百人计划”;北师大公益研究院与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合作的EMP班。在南京大学河仁社会慈善学院、上海青年公益人才学院建立之后,由中国华侨公益基金会与泰国正大集团合作的“正大公益慈善学院”正在加紧筹建。
    培训固然重要,但毕竟是“远水”难解公益人才短缺的“近渴”,建立公益人力资源市场化机制,是突破人才瓶颈的根本出路。今年将有727万大学毕业生进入劳动力市场,最近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六大措施助大学生就业创业。社会组织能否在满足社会就业需求和加大行业人才供给上,同时有所作为呢?

 

    之十六、管好善财,止损为盈
    全国基金会和慈善总会总资产预计已达2000亿,且每年都在增长。慈善组织需要遵循合法、安全、有效的原则,通过投资理财,实现资产保值增值。慈善资产的管理,既要审慎,又要关切。目前的普遍倾向是,审慎有余,关切不足。2011年,基金会中心网统计了75%的基金会,其中76%的没有投资行为,只是把钱存在银行。因为通货膨胀的因素,千亿以上慈善资产在缩水,令人痛心。
    慈善资产管理的困难在于,每一家慈善机构的资产数额一般不是很大,难以配备专业团队来管理;更难的是,投资有风险,慈善资产投资如果赔了,难以承受道德谴责压力,而存银行贬值则没人追责。2011年,中国工商银行所属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推出专门为基金会理财的“公益壹号”信托产品,年化收益率7.2%,由公司担保零风险,结果还是流产。
    70年代的美国也遭遇到同样的问题。1971年,由福特基金会资助,成立了一家名为“共同基金”(Commonfund)的慈善资产投资管理机构,聘请一批专业的理财师、投资家为1000多家基金会管理260亿美元的资产-他们只拿工资,没有分红。这家享受非营利组织待遇的投资机构,创造了40年来平均年收益率高达17%的奇迹。在2008年金融海啸中,他们管理的慈善资产最安全。
    创建中国的Commonfund是许多公益人和投资家的梦想。


    之十七、慈善立法,公私分野
    慈善法是规范和保护公民参与慈善活动的重要法律。慈善法的首要宗旨是,确立慈善的民间性和志愿性。确立民间性,就是要厘清政府与民间慈善的关系,不能官民不分;确立志愿性,就是要尊重公民自愿参与慈善活动的权利,不应强制,也不应法外设限。
    习近平总书记告诫“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”。慈善属于私权范围,要用慈善法划定政府对于慈善的权力边界,公私分野,这是慈善生态文明建设的当务之急。政府依法行政,支持扶持民间慈善发展,严格履行监管责任,不越界操盘,则权威自立;慈善组织有法可循,自律慎行,接受政府监管、社会监督和公众选择,实行公平竞争,优胜劣汰,则肌体健康可期。

 

    之十八、文化重建,大道无形
    中华慈善传统源远流长。《周易》:“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”;孔子:“人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,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鳏寡孤独废疾者,皆有所养”;孟子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”。先哲们早已道出人类慈善的真谛。孔子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的话,与基督耶稣、穆斯林先知、古印度阿育王的语录一起,挂在瑞士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博物馆大厅。
    弘扬中华慈善文化传统,续写现代慈善的新篇章,是我们这一代公益人的使命。因为慈善体制改革的滞后,慈善文化的迷乱,近年来慈善行业乱象纷生,网络和媒体传播也时有误导群众,误伤忠良的出偏。找回一度迷失的慈善文明,正本清源,重建现代慈善文化,不仅与慈善领域的改革创新一样重要,还应该先行一步,以引领方向,凝聚爱心,重拾信心,给社会提供正能量。负责任的批评、监督、问责,是激浊扬清,构建慈善制度文明的良方。
    以上公益市场有效供给十八招数,是一套需要国家、政府、社会、公众一起上阵合练的“组合拳”,也是未来相当长时期中国公益慈善发展面临的重要课题。党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“创新社会治理体制”的改革新思路,给中国民间公益带了了春天的信息。增加公益市场有效供给,满足新增、欠账社会需求,无论怎么出手,用多少招数,一言以蔽之:加快改革步伐,释放制度红利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来源:《中国慈善家》2014年6月刊)